Spread the love
  •  
  •  
  •  
  •  
  •  
  •  
  •  

2020年6月 11 日,AM 8:42


這是給三口品牙醫團隊的壓力測試,鍾醫師目前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這也是鍾醫師第一次做網路文章直播。
張老師在兩天前(06/09)來找鍾醫師,她在一場「潛水意外」中,撞壞的她的牙齒(假牙也遺留在大海中)。

張老師說,她在 6/13 (後天)要帶小朋友進行一個重要的活動,她不能不出席,否則小朋友會非常失望。
鍾醫師很難拒絕這種請求,尤其是小朋友的事。
所以三口品牙醫團隊決定,試著用今天一整天,採用數位設計、快速植牙的方式,看可不可以幫張老師嘗試解決這個問題。

困難的點是,鍾醫師手上只有一些照片資料,口內的情況也還沒有數位化,也就是說,從收集資料、設計、列印產出手術導引版和假牙、植牙術式、假牙裝著都要一天內完成。

這是我們今天預定的程序:

AM
9:30-10:15 臉掃程序
10:15-11:15 鍾醫師用 ExoCAD 設計假牙(品御)
11:15-12:00 李俊瑩醫師在植牙軟體設計(外地)
12:00-12:45 創藝技師團隊在牙技所用 ExoCAD 設計
12:45-1:30 鍾醫師 設計導引版(品御)
PM
1:30-4:00 技師列印(創藝技工所)
4:00-5:00 導引版完成安裝導環
5:00-8:00 植牙手術
8:00-10:00 臨時假牙安裝(包含鍾醫師和技師的合作)

這是案例目前的狀況(沒有垂直高度 VD 及咬合 bite),鍾醫師會盡量在過程中,把最新的進度報告上來。

AM 10:08


張老師 9:20 準時來到診間,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臉部掃描程序。

AM 11:10

進度有點落後,因為李俊瑩另外有手術進行,所以沒有辦法設計植體,但是目前為止,鍾醫師順利把未來牙齒的位置設計好了。

而且整個流程是在客戶的建議中設計的,客戶能夠預先參與未來自己牙齒的排列。
張老師案例困難的地方是,沒有 lip support,沒有 VD,沒有 bite,完全都要採用估計值讓張老師測試。

AM 11: 47,鍾醫師忽然被專管師通知有另外一個客戶要收集資料,所以時間越來越壓縮了。鍾醫師跳出去看另外一位客戶先……

PM 12:14

進度遲了一個小時,原因是李醫師還有自己約診的客戶要處理。但是好消息是,剛聽到李醫師接手設計了。

至於植牙手術設計軟體,基於一些特別的理由,鍾醫師就不多談了!但是鍾醫師有些時間,想要談一下這樣的案例怎樣抓 VD。
鍾醫師完全沒有客戶原來的垂直高度數據,腦中只有過去學的 VDR-VDO=2-4 mm 公式。
鍾醫師先大約測量 VDR 的數據(用尺粗略側量 upper edentulous ridge to lower incisor),大約是 22 mm。所以我預估我樣用 20 mm。
所以鍾醫師用 Putty 取了一個 bite,像這樣:

也是使用這個 bite jig,讓我可以用 Medit i500 口掃串連 maxilla 及 mandible 的 IOS 咬合數據。
這樣,大家有一點概念嗎?
我知道,大家可能會想,這是什麼 bite?是不是 CR bite 我不知道,但是很可能符合「reproducible bite」,that’s all I am looking for.

PM 1:31

進度落後 90 分鐘,鍾醫師剛把數據用 dropbox 傳到「創藝技工所」的辦公室。
但是目前為止,植體位置設計完成,過程相當順利。
因為客戶選擇「台灣隊植牙」,我們很驚訝的發現,其實 Anker Implant 已經把他們的植體數據整合進許多市面上可用的「植牙設計軟體」數據庫(這部份,就不附圖了,免得有問題)。

PM 2:14

技師設計中(包含 refine tooth alignment, occlusion, 生成 interim denture )

PM 2:38

技師完成 refine 及 denture design 了,用 dropbox 傳回來,還是熱的。

設計軟體:ExoCAD

PM 3:23

呼呼!鍾醫師把 implant drilling guide、anchor pin guide、stackable guide 都設計好了,真是不容易。
三個現在都轉換成 stl 檔,進入到創藝準備列印。

PM 4:32

熱騰騰的導引版列印完成,下一個換 stackable denture 入廠。

3D 列印機器:NextDent 5100

PM 5:45

導引式手術模版生成,準備後製置入 guide tube 及 guide ring,剛出爐的樹脂,其實表面相當粗糙,還須經過後製處理及消毒。
目前為止,比預定流程晚一個小時左右,但過程相當相當的順利。
手術預計 PM6:00 開始。

PM 5:55

蓄勢待發的手術室,等待了一天,助理們都鬥志高昂!這是有一個團隊的好處,專管師、假牙助理、手術助理、數位設計師、技師,每個人都知道他的位置是什麼,什麼後該出現!

PM 6:00 一日植牙開始!

鍾醫師團隊應該是好心有好報,本來以為兩顆迷你植體 mini-implants (之前用在覆蓋式臨時假牙)會花很多時間拆,結果因為寫了 這篇文章,了解有這種「拆迷你植體的神器」,居然不到十分鐘,就拆掉了,好兆頭。

這個案例難在雖然客戶很年輕,但是骨質非常鬆軟,預定植牙區 #26 還是植在鼻竇增高術所補出的人工骨粉堆中。
所以,讓我們耐心看下去。

PM 6:45 左右

像這種導引式手術,有一個要非常小心的問題,那就是 「global shift」的問題,也就是因為導引板是 soft-tissue based,而越 flabby 的軟組織,就會有整座導引板左右旋轉位移的問題,如果按著這樣的位置植牙,很容易雖然植體今相對位置正確,但是整組植體偏左或是偏右,這個問題可以在術前戴著導引板咬 putty bite 來驗證,及早做校正。
李醫師手術經驗相當豐富,花了一些時間預防這個問題。

即便是用 anchor pin 的位置來對正也是聊勝於無,要特別小心。

PM 8:05

五顆植體全部安全植入,除了之前預言的 #26 達不到初期穩定度,其他都有 50 Ncm 以上。
Bravo!李俊瑩醫師!在艱困的狀況,帶領我們安全下莊,還追回我們前面 delay 的一個小時!
能跟這樣的醫師合作,真的很棒,in fact,整個「三口品牙醫」團隊都讓鍾醫師非常驕傲。

PM 8:20

換鍾醫師上場了(代表鍾醫師暫時不能實況轉播了),The show is on!
各位看倌,你們還在嗎?!

PM 10:02

鍾醫師回來了!
技師在處理的假牙的過程中。因為是數位設計,大概都能夠按照精準的位置去 pick up 假牙,在這過程中,我們也發現 Anker implant 的 temporal abutment 有一些特殊的設計,可以讓我們在 pick up 過程中,方變的卡住用來隔離的 rubber dam。
除了 pick up denture 之外,鍾醫師同時做了一顆 emergency endo 及 一個 OD(所以才那麼慢……)

順道分享我們在 pick up 時所用的材料及準備的器械(有沒有很像「三口品牙醫的 All-on-4 課程」?總是給你清楚的清單!)

覺得氣氛整個輕鬆起來,因為鍾醫師蠻確定今天能夠安全下莊了!感謝團隊中的每一個成員!

PM 10:46

從早上到現在,14 個小時,這真的是有趣的一天,兩天前想到,總是覺得這真是一個不太可能的任務。
從無牙、無 VD、無咬合 bite、無唇支撐 lip support、無法進食,到一天完成可以使用的假牙。

如果不是數位的技術,幾乎沒有人可以想像這種事可以發生。
當然,這過程,還是有許多值得檢討的地方(永遠都是這樣,不是嗎?)

最後,鍾醫師想要感謝許多人:

(三口品牙醫)
手術團隊:李俊瑩醫師、楊幸慈專科助理、韓佩芬助理、周錦鳳助理
假牙團隊:鍾醫師本人、蕭欣婷專科助理
專管師團隊:王郁茹業務主任
行銷團隊:陳宜臻、陳宛暄
櫃檯助理、流動助理、管理幹部、及所有默默付出的每一顆「螺絲釘」!

(創藝技工所團隊)
施財烈技師、賴清政技師、陳睿謙技師、張閔翔技師

(台灣隊植牙團隊)(全球安聯 Anker Implant)
張土火董事長、黃士哲經理、周巧莉技師、及其他難以得到名字的 R&D 成員

當然,最重要的是,感謝坐在「電腦面前」收看的你,希望對各位會有一點小小的啟發(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

(本篇完)2020 年 6 月 11 日,PM 11:55

(後記):張老師安裝上去一日假牙後,說話暫時「口齒不清」、「口水氾濫」,她後天真的能夠參加比賽?……這實在太讓人煎熬了!

Tags:

No responses y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隨選文章
近期留言
來訪人數
今天來訪人數: _
總來訪人數:_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