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定假牙

關於 固定假牙 的事

如果這樣的一位客戶,到你的診間,身為全台灣的菁英牙醫師之一,你要怎麼處理?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tof 想要先給大家看一個短片。

NobelBiocare 是全世界最大的植牙公司之一,他每年都會辦一個全球的論壇,叫做 NobelBiocare Global Symposium,這個短片是 2013 在紐約舉辦論壇的一個廣告。重點就是在這個短片第 30 秒附近,近代牙醫界最重要的人物:Professor Per-Ingvar Bränemark 的這段話。


沒錯,就是這段話:
「No one should die with their teeth seating in a glass of water!」
因為風土民情的關係,所以 tof 把這句話翻譯為:「每個人睡覺時,牙齒都應該是在口中,而不是在床邊桌上的杯子裡。」,如果再加上 tof 豐富的文學素養,再簡化成一句通俗的語言,就是:「給我固定假牙,其餘免談!」
每次聽到 Professor Bränemark 的這句話,tof 總是燃起壯志雄心,覺得有為者亦若是。大概所有的牙醫師都不會反對,這應該是牙科醫學的終極目標:給我們的客戶固定假牙,不管這個牙齒是用基因胚胎從齒槽骨自己長出來,或是人工的鈦金屬植體。
好吧,那麼「立刻給我固定假牙,其餘免談!」的「立刻」又是什麼意思?毫無疑問,這就是指牙醫界的目前的另一項重要工作:「immediate function」,也就是說植了牙以後,不要等三個月,不要等六個月,要能讓客戶立即使用。
All-on-4 這種全口固定假牙重建技術就是基於「立刻給我固定假牙,其餘免談!(No one should die with their teeth seating in a glass of water!)」的理念下發展出來的,事實上,它有三大主要的創新(其他的小創新就不計其數了),這其中任何一項,都可以拿來講一天的課:
1.只用四顆植軆支撐全口固定假牙 (fixed hybrid denture,也有學者稱之為 profile denture)
2.使用 tilted implant (graftless approach)
3. immediate function
許多民眾不了解 All-on-4 是什麼,甚至許多牙醫師都不太清楚或有相當程度的誤解。在過去 20 年的發展歷程中,這個術式也因為過度的商業化而被濫用,導致了許多的誤會,讓 All-on-4 感覺聽起來就像醫療行銷的代名詞。tof 想要藉此,提供科學上的背景,用我「豐厚的學養」讓大家了解實證醫學上的 All-on-4 是什麼東東。
提到 All-on-4,就不能不提 Dr. Paulo Malo,雖然許多檯面上的大師不願承認,但是由歷史的軌跡來看,All-on-4 這個術式的確應該是由 Dr. Malo 所開發出來的。因此 tof 整理了有關 Dr. Malo 發展 All-on-4 的大事紀:
1993 年:第一個 All-on-4 的案例,是 Malo 的 family member,full edentulous mandible。(很多醫師應該都了解,自己醫學生涯的第一顆植牙,可能都是種在家人口中)(另外,for your information,那一年 tof 剛從牙醫學院畢業…所以做的比人家差是應該的)
1996 年:開始做 All-on-4 standard protocol on maxilla 的案例,在當時,因為沒有 NobelSpeedy 這種植軆,所以成功率由 mandible 的 98% 掉到 maxilla 的 70%
1998 年:開發 NobelSpeedy ,利用 bicortical anchorage/ under preparation/ crack sinus floor 這三項特性,來提高植軆的 primary stability (初期穩定度)
1998 年:同一年,開始做 All-on-4 mandible retrospective study 來長期追蹤成功率。
1999 年:開始 MaloClinic Ceramic Bridge 的臨床研究,因為這個 MaloClinic bridge 的 protocol ,開始做的 denture 都有 artificial gingiva ,而不是那種牙齒超長的 metal-ceramic bridge。

固定假牙

2001 年:開使做 All-on-4 maxilla retrospective study
2003 年:發表了第一篇有關 All-on-4 的 paper,是有關 mandible retrospective study (有興趣研究 All-on-4 的醫師,建議從這篇 paper 開始讀起)
2004 年:開始做 All-on-4 hybrid 及 double zygoma 的研究
2005 年:發表 All-on-4 Maxilla 的 retrospective study
2007 年:發表利用 NobelGuide 執行 All-on-4 的 study
2008 年:發表 All-on-4 Extramaxillary zygoma implant 的 study
2011 年:同時發表 All-on-4 mandible 10 年maxilla 5 年的 follow up study
2012 年:發表 Extramaxillary zygoma anchorage 3 年的 follow up study

當然,這些只是大事紀,Dr. Malo 發表的 papers 遠超過於這些。由以上,我們可以看到從 All-on-4 技術的創造到現在,Malo 一步步的在為 All-on-4 增加 scientific background,讓 All-on-4 有實證醫學的支撐。就像從 1952 年 Professor Bränemark 開始他的博士論文研究發現骨整合進而發展出人工植牙到現在已經有50年的歷史,All-on-4 從 1993 的第一個案例到現在也正好 20 年,讓我們見證的這些偉大的創新。
有一位前輩說:「什麼 All-on-4,我植牙二十幾年了,沒用過 All-on-4 ,case 也都做的很漂亮啊!」
其實 All-on-4 的技術創新,本來就不是針對簡單的案例開發的。
這要回到標題照片的這個案例,77 歲的鄭阿嬤

(本篇文章的简体版在 这里

Tags:

2 Respons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隨選文章
近期留言
來訪人數
今天來訪人數: _
總來訪人數:_
彙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