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學習 All-on-4 (全口速定植牙)吧!

 

IMG 5005

經濟學大師熊彼得將「創新」定義為︰「將已發明的事物,發展為社會可以接受並具商業價值之活動」。

「面對未來科技、市場等典範移轉的新時代,創新與否已取代資源多寡,成為競爭力強弱的關鍵因素」。

2012 年 5 月 20 號,在福華文教會館,All-on-4 全口速定植牙的發明人 Paulo Malo 對著所有在台下的牙醫師說:「我站在台上的原因,是因為我創新!」。

場景拉回你的牙醫診所內,這是幾乎每位牙醫師都曾經碰過的對話:

「醫師,我的活動假牙不好用,才用幾年而已!」

牙醫師看了看,說:「對啊,你的齒槽骨吸收太嚴重了,所以活動假牙會晃來晃去…」

「那醫生,你幫我植牙嘛,費用不是問題!」

「你的情況要先補骨才可以。可是,老王,你已經快七十了,補骨成功率不高,又受罪,還是算了吧,我幫你把假牙再墊墊看好了吧!就將就用吧!」

於是,老王也只好無奈的繼續使用他的活動假牙 …

這個對話內的醫師可能是在座的任何一位牙醫師,而客戶,可能是鄰家骨質酥鬆症李大媽,也可能是對面每天都很忙的張董事長,又或是開著賓士車做直銷的阿鳳姊。

大約是 2012,那時候鍾醫師還在對美容牙科、比色研究做的如痴如醉的時候,偶然看到 Professor Branemark 所說的這一段話:

對,就是「No one should die with their teeth sitting in a glass of water!」。

從那時候開始,鍾醫師就決定捨棄美容牙科,將我所剩不多的下半場牙醫生涯,只專注在「全口無牙、少牙」的重建上。

就像李國修大師所說的:

李國修

大該以我的資質,可能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這樣決定吧!

這麼多年來,盡管學界及廠商的努力,大量的 All-on-4 說明會及解說課程,然而鍾醫師碰到的牙醫師中,10 位內大約有仍 6 位不相信 All-on-4 全口速定植牙。

很多人仍然不相信,四顆植體可以支撐一組全口固定假牙(更何況,還有兩顆是斜置植體?),直覺的認為力學上不可能。

更多人不相信的原因是,他們認為「你們做 All-on-4 的醫師,都愛亂拔牙」。

事實上,技術本身是沒有原罪的,有問題的是技術使用者。

把十幾顆可以挽救的牙齒拔掉,的確不是正確的治療計畫。因為,只為了 All-on-4 而做 All-on-4 。

但是,反過來說,明明就是 All-on-4 的適應症,卻因為本身對這個技術的不熟悉,而改用其他的方式,讓客戶多受苦、受罪,甚至沒有解決客戶的主訴,這也不是一種錯誤的治療計畫?

對我來說,上述的情形,一個作為與另一個是不作為,兩者是一樣的錯誤。

以下,鍾醫師要舉兩個案例,說明什麼是 All-on-4 的適應症。

案例一:女性,62 歲

主訴:下顎活動假牙難以使用,希望能做固定假牙,但是前一位醫師說她只能做活動假牙。

IMG 0582

IMG 0584

IMG 0587

IMG 0588

421120 5

Untitled 002

Untitled 001

案例二:女性,77 歲

主訴:下顎假牙會痛,無法使用,上顎全口活動假牙會鬆動。

260326

IMG 7790

Edentulous ridge

螢幕快照 2014 01 08 上午10 40 48

以上的兩個案例,各位醫師有沒有什麼想法?或是有什麼其他的治療計畫?GBR?Block graft?CD?或是繼續 RPD?

這兩個治療計畫,後來就是很簡單的用 All-on-4 解決了問題並且達成客戶的主訴要求。這些就是我所謂的 All-on-4 全口速定植牙的適應症,也是我覺得應該要學習這項技術,造福客戶的原因。

以下是鍾醫師個人對全口速定植牙的一些概念 update:

一、All-on-4 全口速定植牙必較完整的名稱,應該是叫 Malo Clinic Protocol,因為 Malo Clinic Protocol 還包含了植六顆 straight implant 的概念,而不完全是只有植四顆植體,但是因為大多數人對 All-on-4 比較熟悉,那,那就 All-on-4 吧…

以下是鍾醫師說明有關 Malo Clinic Protocol 與 All-on-4 concept 的不同:

而這個 video 是 Professor Malo 看過的,以下是他給的評語,代表正確性很高。

IMG 4557

二、就我所知,除了這篇 paper 微弱證據之外,沒有證據證明單顎全口 植六顆植體的成功率高於四顆植體,請參考 這篇這篇這篇

三、斜置植體的成功率完全沒有問題。

四、All-on-4 植體上顎的成功率 92.5%-100% (5-7 年),下顎 93-100%(10 年),膺復體的存活率 99.2%-100%。

五、根據這篇這篇文章的說明, All-on-4 這項技術有很長的學習曲線,所以越早開始越好。如果因為早期的學習曲線而產生較多的 failure 或 complications ,是完全正常的,千萬不要因此就覺得 All-on-4 這項技術有問題而放棄了它!

有鑑於此,三口品在明年(2016)的 3/5,3/6 及 3/26, 3/27 設計了一個完整的 All-on-4 課程,決定一次公開有關 All-on-4 這項技術的所有細節,包括手術中所需的每一張表單、我們所使用的每一項器械的供應商名單,TCI、Zygoma 及整個流程、價格、行銷方式,一切的一切,等於是你在台灣要做 All-on-4 的 from A to Z。因為就算你花 30 萬,跑一趟葡萄牙去跟 Malo 學,回來你還是沒有辦法或是不敢操作,因為技術需要在地化,在地的材料、在地的供應商,鍾醫師想要一次完整的解說,讓大家少走一些冤枉路。

這門課除了教大家怎樣運用 All-on-4 之外,也教大家那些案例不該用 All-on-4,記得鍾醫師說的嗎?「做為」與「不做為」都是錯。

如果你只能參加一檔學習全口無牙、少牙的全口重建課程,我希望這一檔課,真的能讓有心想要用 All-on-4 來幫助客戶的醫師們,能夠真正開始正確運用 All-on-4 這項技術。

 

(本篇完)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