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on-4 學習的 80/20 法則-兼論 Malo Clinic Protocol

MALO CLINIC Protocol

(本篇文章的简体版在 这里

80/20 法則可以應用在許多層面,比如說事業經營上,產業上等等。現在,tof 把它應用在牙醫的學習上。

以前 tof 很喜歡聽牙醫學的學術演講,但是過去很糟糕的壞習慣是…

面對一個已經很不錯的全瓷冠,tof 只看到:「唉呀,這個照片曝光不足…」;

明明三顆植牙植的很平行,tof 只看到:「唉呀,這個假牙做的真醜…」

在當時,我的眼中只看到別人的缺點,對顯而易見的優點卻是「視而不見」,當然,結果是我學不到別人的優點,活在自我的中心,正所謂「文人相輕」的劣習。

事實上,根據 80/20 法則,任何一件事,你可以在內容中找到 80% 的優點,另外 20% 是缺點 (當然,數據可能是 70/30, 50/50,或是 20/80):

Statistics data 003

如果我只看到那 20%,那我會覺得這糟透了,我看不到那很好的 80%,所以我學不到東西。

因此在學習上,tof 現在已經養成了習慣,努力只去看到好的部份,而且學習起來,這樣,我才有機會越來越棒。

這個理論,不僅可以應用在聽學術演講上,其他的事情也是。

例如,各位在看 tof 的部落格文章,應該也要意識到,這裡面的內容,可能有 80% 是好的,有 20%是有謬誤的(不要跟我說你覺得 tof 文章適用 20/80 法則…)。

那 tof 要拉回本篇的正題:

對現在正夯的 All-on-4 治療概念, tof 建議各位不妨也是用同樣的想法對待:它可能有 80% 是正確有效的,有 20% 是還有問題的。

(何況,各位接觸哪有問題的 20%,有可能是不懂的人做的,有可能是還在解決中的問題,也有可能是還在學習曲線中)。

如果,就因為這樣,對 All-on-4 treatment concept 或 Malo Clinic Protocol 嗤之以鼻,那大概各位就沒有機會看到這個術式很棒的一面了,那是非常可惜的。

有鑑於許多醫師對 Malo Clinic Protocol 有些誤解,也希望 tof 的好朋友們,對 Malo Clinic Protocol 可以有一些比較正確的入門觀念,未來討論時,比較不會雞同鴨講,所以 tof 努力為各位犧牲色相,「自拍」了這個影片,希望對大家學習 All-on-4 treatment concept 及它跟 Malo Clinic Protocol 的關係多一些認識。

現在我們回到之前非常熱烈討論有關 All-on-4 的 阿弟桑這篇文章

tof 從這篇文章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尤其阿弟桑念 paper 的功力顯然在我之上(記得 80/20 法則嗎?)。事实上,以 tof 现在在 All-on-4 的造詣上,有一些經驗可以分享給各位。

我真心認為, All-on-4 是一個很棒的創新,但我不能理解的是,身為一個假牙科醫師,我遭遇到許多的 mechanical complicaitons (複數所以加 s)到底是為什麼?所以 tof 試著去找原因,方法就是去讀 paper 及問 Malo,以下分別為各位解答。

阿弟桑對 Malo 的 paper 解析,我認為是正確的,但是他所提出的對照組 paper 卻有一些問題,Aglietta 的 study 是針對 shrt-span FDP 所做的 meta-analysis ,用來對比全口的無牙重建,是有一點把「馮京當馬涼」,拿輕量級跟老骨頭組來比賽的錯誤,結果導致了「馬洛式騙局」這麼嚴重的指控。

所以 tof 對比了四篇相似的 articles,想看看針對 fully edentulous rehabilitation 的 mechanical complication  的真像是什麼。

但在進一步前,tof 想讓各位知道一件事,對比不同的 scientific articles ,是極其困難的,光對 mechanical complication的定義就每個作者不同。而誠如阿弟桑說的, Malo 用發生的人次來論,有點難以看出真相(不過我想 Prof. Malo 不是想 cover 什麼事才這麼做的,他的 paper 好像一直都是這樣計算)。

所以 tof 就想了一個數據來比較,這個數據叫 PRR yearly rate (各位不用去 google 了啦,這我自己發明的,google 不會有!)

PRR yearly rate (patient returning for repairing/remedy yearly rate) 簡單來說就是用 follow up 時間中總共發生問題的次數,除以追蹤人數,再除以追蹤年數,就得到:「每一年,每一個病人,會因為這個問題要回來診所維修幾次」。這個數據很實際的原因是,病人跟你諮詢時,你可以告訴他這個數據,讓他有個概念(當然,要講清楚,這是平均值,要加:「可能你會要來很多次,而別人不用」這句話,免得未來被打槍)。

tof review 了四篇 paper:

Gothberg C 的論文

Purcell BA 的這篇

Papaspyridakos 的這篇

Tae Hyun Kwon 的這篇

而 Professor Malo 的數據就來自 這篇

tof 發現,這種全口 hybrid denture 所有 follow up 的 complication 真的都不少,尤其是你看 Kwon 的 paper 就知道,這些 mechanical complication 不管你的 implant 是 4 顆或是多到 8 顆,這些 complication 都很難避免。

tof 採用了 Papaspyridakos 的數據,試著和 Malo 那篇的數據比較兩者所有 complication (指 mechanical 加 biological ) 的 PRR yearly rate,結果發現兩者數據差不多,一個病人大概每四年要回來維修一次:

Statistics data 002

(註:PRR yearly rate 統計粗糙得很嚴重,各位看看就好,不必當真。另外 Papaspyridakos 的數字有扣除 discolouration 及 rebase 這些 Malo不計入 complication 的數據)

(註:Papaspyridakos 數據採自於四篇 2002-2009 的論文數據,拿 Malo 2014的跟他們比,有一點用 F16 戰機跟 F5E 戰機來比的味道,也不是很光彩啦…)

如果只是比較 All-on-4 treatment concept 呢?tof 另外找了大陸的林野教授團隊Krennmair G 的文獻來比較,發現其實 Malo 的 complication 好像不會比較爛:

Statistics data 001

大該病人平均每兩年需要回來 repair 一次,也還可以接受啦!(大陸的數據實在太漂亮了,使 tof 有點害怕…還是我漏看了什麼?)

Papaspyridakos 的 article 結論告訴我們,五年後,只有 30% 假牙完全沒有 complication;十年後,完全沒有 complication 的假牙剩不到 9%。這給從事全口無牙的固定假牙重建的醫師和有需要這項治療的客戶一個很好的訊息:雖然不造成嚴重的問題,但是這些 complication ,很需要維修的時間及成本…,這似乎解答了 tof 現在碰到的疑問,製作這些 hybrid denture 不可不知!

2015 年 3/29 號在台北,tof 在 Malo 演講中問了他這個問題,對答如下:

tof:「Professor Malo,因為 Malo Clinic 很大部分的客戶都來自國外,請問您對 All-on-4 治療 mechanical complication 比率較高的問題有什麼想法?否則您們的客戶可能都要一直回診」

Malo:「如果你沒有正確的觀念或是仍在學習中,或是沒有採取正確的步驟,有問題的比率就會比較高!」

tof:「Professor Malo,事實上我從你的 paper 中似乎也讀到相同的問題…」

Malo:「You see. 看 paper 的時候你要很小心,其實你現在 paper 讀到的問題,大部分在 Malo Clinic 都已經被解決了」。Malo 詭譎的笑了一下說:「其實你們現在用到的科技,大約都是 Malo Clinic 十年前在使用的東西」。

tof 回來想想,其實 Malo 所說的並不是沒有可能。即便是 tof 的團隊,現在還是常常發現正在學習曲線中,如果你回去讀阿弟桑列的那篇 Malo 的 paper 所追蹤的病人群,其實是 Malo Clinic 2003-2006 年治療的案例,也就是將近十年前他們所使用的技術與科技,你能想像現在的演進嗎?

話說現在 Prof. Malo 一個月有十五天在大陸工作,大陸在 All-on-4 的發展快速。tof 有參與 Malo Clinic 中國的 「Malo Clinic 種植學習俱樂部」,對岸醫師在這方面的技術「水平」之高,令 tof 心驚,可以說,台灣醫師在這方面已經沒有任何的技術優勢了,台灣在醫療技術邊緣化的趨勢中,應該不是未來式,而是進行式。現在唯一勉強笑的出來的是,台灣牙醫師的「平均技術水平」在大陸同胞的心目中,還是比較高…各位,加油啊…….

 

 

 

(本篇完)

 

<平衡報導>

tof 有個學弟非常不能諒解 tof 行銷推廣 All-on-4 treatment concept 的方式,而且他擔心的一些事情也的確在發生中。

比如說有一個案例是這樣:

一個年輕的女性,可能是因為要趕著結婚(還是因為她的醫師太 aggressive?無可而知),需要做牙齒的重建。

在 pano 上看來,上顎至少有七個還不錯的牙齒加上其他許多殘根(提醒:pano 不能成為診斷的唯一依據),這個案例最後的結果是上顎被那間診所變成人造的全口無牙(全拔了),然後做了 All-on-4 一日重建。

tof 看了,有點驚訝,因為如果是 tof,這個案例 All-on-4 應該不會是 tof 的治療選項。

對我的許多客戶來說,因為齒槽骨狀況太糟,他們在其他診所被拒絕或是告知只能做活動假牙,知道了他們藉由著個技術居然可以做固定假牙、重獲人生,通常都覺得相見恨晚,所以我認為讓更多人知道這種術式,其實是很重要的。

所以 tof 警惕自己,不要犯類似可能的錯誤。任何一個好的技術,就像一把刀兩面刃一般,被濫用後,反而導致污名化。

tof 採取一個很好的準則就是:假設相同狀況,這個術式,如果你不願意做在你親愛的家人(太太、女兒)身上,代表就不該做在這個客戶身上。醫師能夠做到的是,盡量解釋所有有科學證據的優點及缺點,讓你的客戶有機會做對他/她最佳的決定。

親愛的朋友們,這樣,你們同意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