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ory perception: 善意的欺騙

IMG 1554

(本篇文章的简体版在 这里

人類是感覺的動物,利用各種感覺器官去接收訊息,然後交給大腦解讀、分析,然後形成觸覺、聽覺、視覺、味覺等等各種感覺,藉由判斷這些感覺來採取行動。而 illusory percetion 就是在「感覺」(收集、判讀資訊)的過程中產生錯誤的知覺(簡稱錯覺),使大腦產生錯誤的判斷。

視覺是假牙科醫師在製作假牙的過程中,最常使用的一種感覺。Illusory perception 在視覺上,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尺寸上的錯覺,一種是顏色上的錯覺,兩種跟假牙科醫師都很有關係,這裡,tof 想要跟大家分享在「尺寸」上,怎麼使用「illusory perception」善意的欺騙大腦的感覺(感情)。

 

首先,我要介紹什麼是「illusory perception in dimension」(大小/尺寸的錯覺),先舉幾個很有名的例子:

Muller Lyer 1889 001

上圖,這張是由 Muller-Lyer 在 1889 年提出來的視覺錯覺,以上三條橫線,其實是一樣長的,但是視覺看起來,會覺得最下面那一條看起來最長,尤其如果只看第一條及第三條的時候。

第二個例子,就是以下在1913 年提出來的 Ponzo’s illusion:

Mario Ponzo s illusion 1913 002

如果我們把上面紅色的橫紋往下蓋,總覺得它會比下面的長,但事實上這兩條紅色橫紋是一模一樣的長度。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要欺騙大腦的感情,要在給大腦的資訊中,摻雜一下我們要給它的「誘導性資訊」,誘導大腦朝我們設定的方向去想,這就是 tof 所說的:illusory perception-善意的欺騙。

來看看我們今天的 case:

Original smile

客戶在完成矯正之後,準備製作假牙,因為在矯正過程中,沒有機會(也有可能是偷懶)幫客戶改第二副臨時假牙及先做 tooth #12 的 mockup,等矯正 debond 之後,左右的空間差了將近 1 mm (如果以 dental arch 的形狀來計算,大概 1.2-1.3 mm),

Tooth dimension difference 003

好吧,tof 現在有三個選項:

1.保持 #11 的寬度(和 #21 做成一樣寬),把 1mm 都留在 #12。

2.這 1mm 多餘寬度 #11 和 #12 均分。

3.把 #21 近心用 OD 的方式補寬,剩下的寬度再由 #11,#12 均分。

tot 決定選擇選項(4),把所有的 1mm 都留在#11。

大家都知道前牙膺復的 rule of thumb 就是:central incisor 要 symmetry。,如果 #11 比  #21 多 1mm,那不是瘋了嗎?

tof 要求技師技師先做一個同 #21 尺寸的 #11 temp,再 waxup #12 做 mockup,測試如果是選項(1),結果是怎樣?

11 temp on cast

 

11 temp

 

11 preparation

 

12 teflon

 

12 mockuping由上圖可以看到,在 #12 和 #13 間,有一個用 mini wing 關掉的縫

 

1112 temp

 

好吧,做到這個臨時假牙階段(#11 是 temporary crown,#12 是 mockup),tof 停下來檢視一下,我們可以看到 #12 長度要減少 1 mm ,也許寬度可以再多一點,那麼 #12 及 #13 之間的縫就可以再少一點。

tof 的習慣是會在未來的幾次 follow up appointment 中,慢慢的調整我的臨時假牙,我們來看一個半月後:

Temp 6 wks f u

這張照片有刻意篇右邊照一點,讓大家可以看到 tof 把 #12調到和 #22 一樣的寬度後,在和 #13 的交界處還是大約有個 1mm 的 gap,既然 tof 選擇未來要把 gap 留在中門齒來處理,所以現在就暫不處理 #12 和 #13 之間的縫。tof 決定開始進行 final prostheses 製作。

Tooth preparation

技師完成假牙的製備後,在 delivery 之前一定要做的一項工作就是顏色的驗證,要確認顏色是正確的,再送到診所端讓醫師試戴。比色驗證程序是一項很方便且必要的工具,如下圖把假牙放在比色驗證模(shade verification cast,SVC)上。(不了解這項程序的朋友,可以參考 這篇 )

On svc No flash With flash

以上兩張圖,是用 Shadepilot 比色機照牙齒在比色驗證模上(SVC)的情形,尤其上一張是去掉閃光燈反光的情形,可以更清楚的看到 enamel 透明層的情形。在上次牙醫美學天王 Michel Magne 技師來台灣演講的時候,提到他是使用 Polar_eyes 這個裝置來達到除去牙齒表面閃光燈反射的效果,其實這個功能 Shadepilot 比色機早就內建了。

透過上面的兩張圖,左邊是比色驗證模上的 prostheses,右邊是 tof 傳給技師對照牙 #21的比色資訊(已經水平翻轉,比色機軟體的內建功能),我們可以在病人來之前,就可以知道既是所做的 顏色特徵(shade characterization)表面結構 (surface texture)是正確的,而且在 enamel 部分也很維妙維肖的複製了應有的透明層。那麼顏色數據(shade data)呢?

Laboratory shade verification

∆E 只有 0.6,像的不得了,tof 認為這是一個相當高水準的作品。這時候,技師就可以安心的把產品送到診所來而不用擔心被打槍了。就算被打槍,也絕對不是技師的錯,因為利用比色驗證模的資訊,技師可以證明他已經忠實的複製了牙醫師傳遞給他的顏色資訊,如果顏色有錯,那錯誤應該是來自牙醫師擷取顏色資訊時的錯誤(權責分明很重要,不是嗎?)。

好吧,技師已經完成他的工作了,現在 tof 要解決空間的問題。我們先把 #12 的 veneer 黏著上去。

12 veneer set

在模上,可以清楚的檢視,技師因為接收到 tof 的指示要把 1mm 的縫留在這裡,為了要關縫,#11 遠心是比較「胖」的,

11 mini wing

我們把 #11 的 distal line angle 用筆標示出來。tof 的工作就是要把這條 line angle 往近心調整,製造一個假象。這個假象就是利用兩顆牙齒 line angle 到 line angle 的距離相同,來「暗示」大腦:這兩顆牙齒是雙胞胎。

11 distal line angle

 

11 line angle match 12

把 line angle 「趕」到你想要它去的地方很簡單,Gerald Ubassy 在 Tricks and Hints 這本書的第 151 頁有很簡單的說明及圖示。簡單的說就是把原來的 line angle 先用藍色筆標示,再把你想要未來 line angle 所要再的位置用紅色筆標示,然後開始修整,把藍色線條修改到紅色線條處就可以了。來看看我們的成果:

After line angle adjustment

無論左邊看、右邊看都很美麗。

After line angle adjustment left

 

After line angle adjustment right

簡單的說,就是使用相同寬度的牙面,來暗示大腦說:

兩顆牙齒是雙胞胎……..

兩顆牙齒是雙胞胎……..

兩顆牙齒是雙胞胎……..

兩顆牙齒是雙胞胎……..

Comparison 004

然後,大腦就「短暫」的相信了。事實上,多餘的將近 1mm 的距離,tof 都把它藏在 #11 distal line angle 的後方了。

Before and after 005

那為什麼說是「暫時」的呢?

蘇湖醫師說:「tof 醫師,我再仔細看起來,還是覺得 #11 比較寬耶!」

嗯,沒有錯,如果現在仔細去看上面這張術後照,你會發現牙齒 #11 近遠心寬度還是比 #21 寬,可是 tof 想請各位格友停下思緒,回想一下大約七、八分鐘前,當大家剛看到本篇文章,開頭的第一張照片,對那張照片中的兩顆中門齒,有覺得大小不一樣的印象嗎?好像沒有這個印象對不對?

這就是 illusory perception 的特性。

有一句話說:「短暫的欺瞞是可能的,最後還是會真相大白…….」用來形容這個現象非常洽當!(這句話,每次晚上我太晚回家,tof 太太也常常用來警告 tof ……..,男人還是誠實為上策啊….)

 

 

 

 

 

(全篇完…..)

假牙製作:創藝技工所施財烈技師

全瓷冠材質:Cercon ht (Dentsply)

Bonded porcelain veneer 材質:Emax (Ivoclar Vivadent)

臨時假牙製作:游若杰技師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